维护金融稳定要盯紧银行业“大小分化”问题

  银行业是我国金融业的主体,其中每个组成要件的健康都事关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不仅是系统重要性银行稳健运行的这根弦要绷紧,广大中小银行的良性发展、风险处置同样需要周全的、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近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提到,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出台了资管新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相关指引文件,补齐监管制度短板,同时平稳有序处置了包商银行等高风险机构,稳妥化解了中小银行局部性、结构性流动性风险。上述力图确保银行体系稳健运行的举措,正体现了监管机构“大小兼顾”“差异处置”的思路。

  不过,《报告》也指出,未来,全球经济金融动荡源和风险点仍在增多,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潜在风险隐患短时间内难以消除。基于这种背景,在接下来维护金融稳定、处置金融风险的行动中,盯紧银行业“大小分化”问题更具有现实性和针对性。这是因为,眼下我国银行业虽然总体发展稳健,但“大小分化”问题不容忽视。据三季报以及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城商行净利润2035亿元,同比下降0.63%;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2.4%。这表明,城商行整体的净利润在第三季度出现了负增长。而城商行的整体不良率为2.48%,相比去年同期也处在上升通道中。净利润的下降、不良率的上升,意味着城商行较难进行内源性资本补充,必须依赖外生渠道。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事件带来的中小银行流动性分层与信用分层问题影响仍在,削弱了中小银行特别是城商行的发展势头,加之城商行整体上处于风险出清、消除隐患的周期中,整体业绩出现一定下滑也属正常。总体上看,城商行风险收敛可控,风险抵补能力较强。

  与此同时,国有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的发展势头显然更好。三季度,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2%、11%,均处在两位数水平,同时不良率也维持在较低水平。

  银行业“大小分化”问题已然显现,且相当程度上是体制性原因导致的。在金融稳定之于整个经济体系日益关键的当下,“大小分化”问题值得我们悉心探究和化解。《报告》判断,我国金融风险由前几年的快速积累逐渐转向高位缓释。其实,进入高位缓释阶段,说明我们成功地运用前期“快刀斩乱麻”、严厉的风险管控措施,为接下来处置一些体制机制性、更深层次的金融风险换得了一定时间和空间。在此阶段,正适合我们补监管短板,从机制上入手,有针对性、差异化地解决银行业“大小分化”问题。

  “大银行”和“小银行”暴露的风险性质各有不同。“大银行”的问题在哪里?可以说,“大”本身就是一种问题。银行业总资产268万亿元,在金融业总资产中占比达到89%,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四家银行均已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名单,它们又在银行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已经到了“大而不能倒”的程度。不但因为庞大而“倒不得”,还因为庞大而多少减缓了在内部管理革新、人事更迭、业务创新等方面的“转身速度”。所以,对于“大银行”来说,维护稳定的方案除了加紧内部改革脚步外,还在于补上监管短板。在《报告》发布后不久,央行便会同银保监会起草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意在精准识别出那些规模体量大、在金融市场上具有风向标作用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并加强对其监管。这份评估办法连同去年出台的《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构建起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基本规则,是强化宏观审慎管理、防范系统重要性银行“大而不能倒”风险的重要举措,有助于增强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认定的透明度和可操作性,有助于推动系统重要性银行稳健经营。补上这块监管短板,可以说是在维护金融稳定工作中立起了一根“顶梁柱”。

  而“小银行”的问题则更为分散,更需灵活应对。一方面,中小银行起步点低,资产规模小,通过做常规业务发展较慢。因此,前些年不少中小银行为了追求高速增长,过度依赖同业融资、非标业务、金融市场业务、地方政府平台等渠道发展,在快速壮大的同时也累积了不少风险。对此,监管在严格之余,也不宜一味的“严”,而是应该实施差异化监管,引导中小银行尊重规律,适当放缓脚步,回归本源。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维护金融稳定要盯紧银行业“大小分化”问题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