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5万仅拿到1千分红,众筹并没能让他们“报复

投资5万仅拿到1千分红,众筹并没能让他们“报复

前言

这是一个自以为聪明地要避开线下加盟实体店陷阱,然后又跳进了股权众筹大坑的悲催故事。

2019年11月12日,在一个名为奇境苏州店【诉讼群】的微信群里,带着奇境共建人名号的群员小莉(化名)正在询问睿智(群主):“还有没有消息?”睿智回复:“目前还没有,前两天律师回复,法官说年前会出结果。”然后在群员的一片抱怨声中,对话无疾而终了。

在该群成立的一年多里,这样的对话如复读机一般反复“播出”。

他们都是开始吧奇境项目的共建人,一位在国企工作的刘生(化名)告诉【商业街探案】(ID:bustanan),2016年夏,他在“开始吧”App花4.8万元投资了“奇境”众筹创业项目。据他了解,参与当时项目的大概有100多个共建人,有老板、家庭主妇、公务员等各个职业的人,一共投资了超过一千万,但是不但预想中的分红没兑现,在2018年8月,发现创始人王育智跑回了台湾,众人怀疑他是带着这一千多万携款而逃的。

多次协调无果后,共建人决定集体诉讼,此后就陷入了对他们来说非常漫长的法律维权,至今还没结果,唯一算是好消息的是,按照睿智的说法,9月20日奇境五角广场店一位共建人的二审结束,胜诉,只是最终还是要等待法院的终审判决。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这些共建人经历了被股权众筹“新模式”、奇境创新模式和情怀的吸引,低门槛投资线下实体店做老板的激动、等待分红的憧憬,发现项目有问题的疑虑,寄希望开始吧平台解决问题未果的失望,以及寄托官司又慢慢把希望磨灭的过程。

这其实不是一个多么“惨”的故事,但他们被套路的过程,非常经典。

1、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有情怀的开始吧吸引了

刘生是上海人,工作将近十年,因为生活比较轻松自由,有些闲钱,在2016年开始就想着投资钱生钱。由于他不是金融专业出身,缺乏炒股技巧,所以就瞄准着投资线下实体店。

萌生投资线下实体店的念头后,刘生就登录各大招商网站找商机 ,但研究了一轮后发现,目前的招商加盟项目以餐饮居多,可是自己不想做劳心劳力的餐饮,而且咨询了朋友后,发现传统招商加盟启动资金高,回报周期长,而且到处是坑,所以在研究了一个月后,果断放弃。

就这样到了2016年夏天,在一次常规刷新朋友圈时,刘生刷到了一篇开始吧公众号的文章,是有温度又文艺的创业故事,写的声情并茂。被吸引的刘生继而关注到了开始吧的众筹业务。

开始吧在这时候已经小有名气。他们在2015年3月正式上线,核心团队是资深媒体人,以在微信公众号制造情怀爆款,再导流给众筹平台的打法获得了投资人的青睐,最近一次有据可查的融资是在2017年8月的C轮1.9亿元。

华映资本创始合伙人季薇则这么描述开始吧的竞争力:“建立起内容获客——人群筛选——场景消费”。

总之,通过开始吧,刘生关注到了众筹。同时被吸引的除了刘生这样的新人小白,还有张志(化名)这样的投资老手,张志前前后后总共投资了5、6次了,曾经作为合伙人开过餐饮店,张志很看好众筹投资,认为这是一种全新的投资模式,相比较加盟而言,投入资金更少,有一个股东的身份,线下实体门店也有,感觉风险是很低的。

而最终俘获刘生、张志的,是开始吧众筹业务的slogan:这就是你报复平庸的方式。

2、奇境的吸引力:有情怀、有大饼

刘生曾觉得自己和奇境SPA有缘分,因为这是他进入到开始吧后,看到的第一个项目。

投资5万仅拿到1千分红,众筹并没能让他们“报复

当时,奇境号称要在苏州金鸡湖用众筹的方式开设新店李公堤馆,刘生此前在某个电视节目上看到过,就觉得这品牌还不错,然后咨询客服项目本身理念和风险管控。

应该说,奇境老板王育智的自我介绍就先挠到了刘生的痒处,自称出生于中国台湾,他认为传统SPA弊端太多:场所像中医馆,技师迫于压力化身销售,给顾客的体验都很不好。所以,王育智放弃了年薪百万的工作,在2010年创立了奇境。

奇境有一套看上去前卫而且可以自治的逻辑,其号称要强化环境设备的娱乐性,弱化按摩治疗的功能性,把SPA馆改造成一个高端的吃喝玩乐空间。

王育智告诉外界:奇境有各式各样的主题房,可以打游戏,吃美食,看电影,甚至还有亚特兰蒂斯主题房,四面环绕海水缸,非常奢华。而房间里的音响都是bose牌的,三四千一套,沐浴用品都是用Bodyshop,爱马仕等,年轻人来了后会惊喜,还会发朋友圈。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投资5万仅拿到1千分红,众筹并没能让他们“报复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