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年终大雷来袭?东旭光电危情30小时,祸起金融

值得注意的是,19日早间,东旭光电和东旭蓝天“闪电”祭出石家庄国资接盘的消息,未来“东旭系”能否向死而生、彻别质疑,仍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30小时都经历了什么?

从东旭光电被爆债务违约,到记者发稿时止,已经整整过去了30个小时。由于事发突然,这段周期内,忙于开会沟通、商讨应对方案成为东旭光电和控股股东东旭集团管理层的第一任务。

2019年年终大雷来袭?东旭光电危情30小时,祸起金融

2019年年终大雷来袭?东旭光电危情30小时,祸起金融

东旭集团办公地外景

“我是(18日)下午得知东旭光电债务违约一事的,从昨天收盘开始,我的电话就被打爆,包括投资人、媒体、监管机构等各方面在内,我都要进行沟通。一直到(19日)凌晨3点,我才下班回家。”丁一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东旭光电37.7万户股东,不仅忙碌,而且焦躁。截至2019年3季度,中证金、基金专户、北上资金都已经成为东旭光电前十大流通股东,个人投资者更是不胜枚举。在东旭光电“股吧”中,早已充斥着“康得新第二”、“在雷区碰雷”、甚至“骗子公司”等判断,不少回复时间都定格在凌晨时分。

东旭高管的部分基层员工,也几近通宵无眠。“昨天上清所是11点之后才发布公司第一期中期票据违约公告的,按照流程,只有在上清所发布公告后,上市公司才能发布相关公告。因此大家都在一边等待、一边商量应对方案。”

回看可知,上清所发布违约公告是在18日深夜。公告显示,“11月18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16东旭光电MTN001B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今日日终,我公司仍未收到东旭光电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统计显示,两债券共计涉及待兑付资金超过20亿元。

东旭光电公告则是定格在了19日早间。公告显示,“由于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上述两个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为何180亿<20亿?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旭光电被视为白马股,本轮违约一出,便引起市场哗然。“现在东旭都不用宣传,一下就涌到了风口浪尖。”东旭光电某部门中层管理人员方磊(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哗然声中,最为市场所不解的是,东旭光电2019年三季度还坐拥183亿元的账面货币资金,为何四季度才过去一半时间,突然之间连20亿元债务都支付不起呢?

通过康得新、康美药业、辅仁药业等A股爆雷案例来看,市场对此主要有两种负面猜测:要么巨额账面货币资金被挪用,要么涉嫌财务造假。而这两点猜测,又都与东旭光电近年来财务报表持续出现的“大存大贷”现象密切相关。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底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为198亿元;2019年一季度上升至218亿元,在所有A股公司中排名升至84位。同时东旭光电“大现金”与“大负债”并存,其中去年有息负债已经高达204亿元。

对于“存贷双高”现象,交易所今年5月曾专门给东旭光电下发过问询函。东旭光电曾详细披露了存款资金构成:当时,公司货币资金198亿元中,募投项目专用资金84亿,日常经营中的信用证及承兑汇票保证金、定期存单以及质押存单、保函保证金总共占用49亿,上述两部分资金均为不同程度的受限资金。贷款方面,公司当时有息贷款金额包括长短期借款和有息债券总共204亿,2016年到2018年资产负债率均控制在为52.29%、53.11%、53.95%,平均资金成本约为5.23%,处于行业平均水平。

对于这一回复,会计师、独董、保荐机构曾一齐进行过正面“背书”。而东旭光电方面当时也曾对媒体记者明确,“前述数据表明,东旭光电不会因为存贷双高而对企业的日常经营带来风险,这是东旭光电不同于问题公司的本质差别。”

那么,本轮债务违约是否与“存贷双高”问题持久未解有关呢?

在19日采访中,丁一的解释是,“存贷双高”与产业属性有关;虽然公司现金余额较大,但可用的流动资金并不多。

“东旭光电主营业务属于资金密集型的制造业,本身就需要大量资金进行沉淀,以便进行设备储备、技术储备。另一方面,公司即便有大额账面资金,掰开揉碎之后,除了受限资金之外,可用的流动资金并不多——这就是公司180多亿现金却无法支付30亿元到期债务的核心原因。”丁一表示。

对于本轮债务违约是否指向了公司流动性开始根本性问题,丁一没有明确表态,提示说,需等待上市公司公告披露。

抽贷导火索

文章来源:新金融投资资讯网
版权链接:2019年年终大雷来袭?东旭光电危情30小时,祸起金融
版权声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资资讯网原创,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插图版权: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